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头条新闻:影帝萌娃一送二 > 第668章 想要搬家

第668章 想要搬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玄光一闪,云澈已被传送至黑月商会的第一层。
  
  作为黑月商会“档次”最低的一层,这里的气息全然没有第七层那般的浓郁和灵气逼人。云澈看向前方,这里是一个简单而雅致的独立房间,布置上,应该是一个普通的待客室。他并没有来得及看清这里的全貌,目光,便一下子定格在了那里。
  
  暗红色的木桌旁,一个面相温雅的中年人缓缓站起,向着他微微而笑:“澈儿,你来了。”
  
  云澈张了张口,鼻间一阵剧烈的酸涩,他快步向前,重重拜下:“夏叔……”他声音一顿,立即改口:“岳父大人,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呵呵,起来吧。”夏弘义伸手,将云澈搀扶而起,目光温和的打量着他,欣然的点着头:“一晃,已经是六年多了,你也长大了,虽然模样没怎么变,但当年你和倾月成婚那会儿,才到我的额头,现在,都已经高出我半个头了。”
  
  的确,从当年他被迫离开萧门,便再也没有见到过夏弘义。当初他重回流云城,想要先去拜访夏弘义,却得知他早已离家,不知所踪,三年前他来到神凰城,偶然得知他竟在黑月商会,却自感愧对于他,没有相见……如今再见,已是六年多已过。
  
  从夏弘义的身上,云澈没有感觉到昏暗和沉寂这类负面情绪,反而是一种平和的悠然与淡雅,这也让他心情大好了起来,笑着道:“要说长大的话,元霸才是真的‘长大’了。岳父大人如果现在见到元霸,说不定都会认不出来。”
  
  “哦?这么说,你见过元霸了?”夏弘义笑的更加温和,眸光之中却透出深深的关切。
  
  “嗯。”云澈重重点头,黑月商会这边的消息最为灵通,他相信很多事夏弘义都已经多少知晓:“元霸他如今真的很了不起,他现在正守在我们苍风国最后的防线上,肩膀上扛着我们苍风国最沉重和伟大的使命……有他在,神凰国纵然千军万马,也别想侵入皇城半步!”
  
  “好……真好。”夏弘义轻轻点头,依然平和的笑意中,透着深深的骄傲和满足。
  
  “待我们苍风摆脱劫难,光复之日,你们父子就可以团聚……而且这一天绝对不会远。”
  
  “元霸……”夏弘义轻念一声,随之一声吁气,带着太多无人无法理解的复杂情感。没有人会想到……包括他这个父亲在内,当年天资在流云城都只能称为中庸,在苍风玄府只能沦为笑柄的夏元霸,竟在短短几年之内,以神话般的速度崛起,如今,竟已站立在了天玄之巅,让四大圣地都为之骇然失色。
  
  而相比他人的震惊和难以置信,对于夏元霸的变化,夏弘义的感触要复杂的多。
  
  两人相对而坐,畅然而谈。对于夏弘义,云澈一直都极为敬重。因为在流云城的那些年,他对于长辈的概念,只有两个人……一个是爷爷萧烈,另一个就是夏弘义。因为亲人之外,夏弘义是唯一一个对他这个“废人”真正关心,永远温和而对的长辈,并且从未有提过半句要拒绝自己的天才女儿嫁给他这样一个“废人”,甚至大婚事宜,大部分都是由他亲手操办。
  
  经历了两世的恩怨生死,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在最落魄时,周围尽是他人冷眼嘲讽之时,那股真正的温暖是何其的珍贵。
  
  夏倾月入冰云仙宫,夏元霸下落不明……当年对夏弘义的打击太过沉重。为了能找寻夏元霸的下落,他抛下祖业,离开流云城,以祖上留下的契机进入黑月商会,更在因缘巧合之下进入了总会之中。
  
  在黑月总会的这些年,他每日做着相同的事,见着不同的人,每隔几天会去打探一番儿女,还有云澈的消息,也让他的心境逐渐变得越来越平和。
  
  “岳父大人,有一个问题,我想知道答案。但作为晚辈,我或许又不应该问起……”面对夏弘义,云澈想要问出那个盘踞心中已久的疑惑,但即使已决定问出口,但依然在纠结犹豫……毕竟,那或许极有可能碰触到夏弘义最敏感的那根神经。
  
  “你是想问……元霸和倾月的母亲吗?”夏弘义看着他,缓缓的道。
  
  “……”云澈面露惊讶。
  
  “呵呵,任谁,都会奇怪吧。”夏弘义淡淡的一笑,随之脸上却浮上了一层怅然:“元霸和倾月明明是出生在商贾之家,我们夏家世代为商,我,我的亡父,我的祖父都是如此,对于玄道,只是偶尔修之,并无兴趣。然而,倾月却从小就拥有着极高的玄道天赋,元霸……这些年间更是表现出了远远异于常人的天资。”
  
  云澈短暂沉默,轻轻点头:“我由于更多的知道一些内情,所以比之其他人,我疑惑的东西也要更多一些。”
  
  “我已经知道,元霸的身上,有着一种叫‘霸皇神脉’的特殊力量,我并不太清楚‘霸皇神脉’是怎样的概念,但我知道天玄大陆玄道第一人——皇极圣域的圣帝因此而对元霸青睐有加,三年前暴露之后,其他三圣地也为之震动,甚至这三年间,有很多人来明里暗里探视过我,在查清我的来历还有我的玄力之后,全部失望而归,呵呵……”
  
  夏弘义微微摇头,淡淡而笑,神情之间却不是无奈,而是一种别人看不懂的自嘲。
  
  夏弘义的诸多反应,都在彰显着他对儿子夏元霸和女儿夏倾月分别展现的逆天天赋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和无法接受,反而更多的是惆怅。云澈开口道:“这件事,我只是因为好奇随口一问,岳父大人不想说的完全没有关系……”
  
  “那是二十五年前的一个寒冬。”云澈话音未落,夏弘义的声音已紧接着响起,他抬头看着青色的天花板,目光变得飘忽朦胧:“我在外完成了一笔很大的生意,回返途中天色近晚,再加上忽降大雪,酷寒难耐,为了能在天黑之前回到流云城,我抄了进路,横穿了一片时常有危险玄兽出没的山地,在行至一半时忽然停了下来,家仆向我报告……前面发现了一个昏迷在雪中的人。”
  
  “那是一个和我年纪相近的年轻女子,全身白衣,却大半染血。那时的我虽只有二十来岁,但生在商贾之家,从小受家人教诲,深知身为商人,绝不可卷入玄者的恩怨之中。救这种不明来历,还显然是遭遇仇家追杀的人,是身为商人极大的忌讳。但是,那名女子不但容颜极美,而且有着一种无法形容的特殊气质,她在雪中昏迷,气若游丝,却又虚弱的让人根本无法控制的想要呵护她……最终,我将她救起,一起带回了流云城……虽然我那时很清楚这个行为很有可能给自己带来很大的祸患。”
  
  “……”云澈静静的听着,他知道夏弘义所救起的这个女子,一定就是夏元霸与夏倾月的母亲。
  
  他们,竟是以这种方式相遇。
  
  那么,她的身份,究竟会是什么?
  
  “我把她带回家中后,她久久不醒,生机也越来越弱,我于是遍寻名医,甚至多次遣人去新月城请医,但他们都说她‘生机已竭,回天乏术’。整整七日之后,我本已死心,她却幽幽醒了过来……醒来之后,她不但极为虚弱,而且记忆全失。”
  
  “记忆全失?”云澈猛一皱眉。
  
  “没错。她不知道自己因何受伤,不知自己来自何处,甚至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或许是因为头部受创而导致失忆。那之后,她便留在了夏家,由于身体一直虚弱不堪,几乎从不离开家门,而我也都是亲自照料于她,为了能让她好起来,一旦发现哪里有上好的灵芝雪参,我都不会不计代价的买下来……但蹊跷的是,她无论如何补养,都始终虚弱不堪,连走上十几步都会气喘吁吁,但好在也从未出现过其他什么病症。”
  
  各种滋补……甚至大补,却始终虚弱?同时也没有虚不受补的病象?
  
  云澈眉宇一拧,脸上闪过一丝不解。
  
  “因与她寒冬相见,雪中相遇,我为她起名冬雪,刚好‘夏冬’相应。我与她朝夕相处,两情相悦,虽然我始终不知道她是谁,又来自哪里,但依然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在两年后与她结为夫妻。不久之后,她便有了身孕,由于她体质过虚,那些医师都劝她放弃胎儿,否则生育时极其危险,我也同样如此劝她,她却要坚持生下……仅仅七个月后,她便忽然早产,生下了倾月。”
  
  “或许是因为早产,再加上母亲体质过弱,倾月出生时不哭不动,全身冰冷,那些接生婆和医师皆说是死婴,后万幸你的父亲萧鹰赶来,察觉到倾月尚有一丝生息,于是将自己全身玄力都输给倾月,护住她的心脉,保住她最后的生机。也是在萧鹰的全力施救下,倾月在一个时辰后,奇迹般的好转,发出了啼哭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