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汉逆之吕布新传 > 第1274章:奔向最后的海洋 大结局

第1274章:奔向最后的海洋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十一月初一,巳初时分,大汉的京师洛阳城,温王府内,吕布的卧榻之前。
  马忠手里捧着一摞子文书,正在为吕布讲述大意。曹雍坐在马忠旁边儿,手拿毛笔,马忠一一念毕,温王措置已毕,他便用恭谨的隶书写上温王的意思,然后交由温王身后的郭嘉用印。最近几天,奏疏多得有些离谱儿,好在在座众人都是配合惯了的,处理起来很轻松。
  照例的处置,是先由马忠读出奏疏首页上的事由,例如:某郡为某处整饬道路,某郡为某案申请援助。这样的上疏,一般只是批“交部”两字。部,自然指的是该管之部,六部其中之一。那些奏报某事完结的奏疏,照例批示“览,归档。”除此以外,就只有区区几件了。
  “这一件,是西岐王平定幽州的奏报。”马忠清清嗓子,拉长了声音念道。“臣在泰山设伏,射杀刘关张三人。然后兼程急进,佯装刘玄德骗开城门进入蓟县。一日之内,尽诛王凌党羽,出示鲜卑天王刘倾城书信,安定鲜卑、乌桓、匈奴。如今略已平矣。请父王准许班师。”
  “噫!吕征肖我!”吕布喃喃道:“不是肖我,是胜过我多矣!若是我,绝对不能这么快就下定决心诛杀刘关张三兄弟的。”说到这里,吕布皱了皱眉毛,望向马忠。“说实话,这一次,吕征准备诛杀多少人?”“自王凌以下,三千八百人,若是加上族诛,够一万了!”马忠小心翼翼地说道。“这怎么成?王凌那一支儿,尽数诛杀。太原王家,还是要留下来的。”
  说到这里,吕布抬眼望了望天花板。“想当年,若是没有老王述,我早就被并州官绅们整死了。这样吧。让太原王家另选家主好了,王翰、王晋,我看都行。你先出去给他们传个信儿,我看都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早就等急了吧?”“诺!”马忠如释重负地跑出去了。
  “朝野上下,对这一位‘刘皇祖’是如何议论的?”吕布的这句话是问曹雍的。故尔,曹雍略一沉吟,缓缓答道:“朝野之间的议论,都以为,刘玄德的做法十分不堪。他们说:‘哪有吃着人家的俸禄,做着人家的高官,反倒和建安天子内外勾结,造人家反的道理?’”
  “尤其是那个谯周,更是唾沫星子乱飞,逢人便说刘玄德是天下至恶之人,该当枭首示众,以为宵小者戒!”曹雍终于说完了,他抬起头来,望向吕布。两人相交多年,吕布如何不知道他的心思。“罢了!刘关张三人必定是当时豪杰,找个山清水秀风景好的地方儿,好生葬了吧。”吕布长叹一声儿说道。此时此刻,他的心中万分懊悔,玄德呀玄德你太自负了!
  “曹雍,那一份建安天子刘熙亲书的衣带诏,拿给马老头没有?他是如何反应呀?”吕布把脸转向曹雍。“温王,当时马侍中就像被天雷击中一般,先是呆若木鸡,继而嚎啕大哭,最后竟然晕过去了。后来,马侍中跑到建安天子那里大吵了一架,又灰头土脸地回来了。昨日,他已经上疏乞骸骨了。”曹雍恭谨地答道。“唉!这事儿••••••就允了他吧。告诉蔡侯爷,封马侍中为一等候在京荣养,还有什么加官、赏赐,都多给上点儿。”吕布慨然长叹道。
  “至于建安天子嘛••••••有我在一日,他就没事儿。等我咽气儿的那一天,他就只好自求多福喽。”说到这里,吕布忽然来了兴致。“还有什么折子?”“温王,只剩下最后一件了。张鲁带着五个儿子,数百家奴,打入刘璋府中,硬生生将刘璋打断了一条腿儿!然后,他带着五个儿子投案自首了。”曹雍笑道。“竟然有此事?”吕布也笑了。毕竟,张鲁的生母和幼弟是死在刘璋手上的,如今,刘璋一报还一报,也算不得什么。可是,此时该当如何措置呢?“这样吧,发出鹰信,询问吕征和吕安,此时该当如何措置。”吕布疲倦地挥挥手。
  七天之后,吕征的回信到了,信中言明,他预计在十月十五日凯旋回京。对于张鲁刘璋一事,他是这样言说的。“自古,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门。张鲁的生母和幼弟死于刘璋之手,为人子者,当死不旋踵以报此仇。臣以为张鲁无过矣。奈何,刘璋有纳土归降之功,且此案为众多降臣所瞩目,必须使得众人服气。臣意,当稍夺张鲁及五子食邑百姓,以示惩戒。并且言明,此事可一不可再,敢再犯者,必当严惩不贷。”“知我者吕征也。”吕布微微一笑。
  次日,圣旨颁下,夺张鲁及其五子五百户食邑,赠与刘璋。如此一来,诸侯们都心安了。
  “吕安,刘玄德和王凌,吕征都处理完了。严大郎和侯子玉的事儿,你查得如何了?”望着坐在对面,满脸恭谨之色的吕安,吕布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父王,儿臣找了两百查账快手,从头到尾查了一个多月,发现了许多端倪。假以时日,必定会查清楚的。”吕安道。
  “假以时日?吕安,你告诉我,这假以时日是多久?一个月?半年?一年?亦或是三年五载?”吕布冷笑一声儿,双眸闪电般扫了过来。“这个••••••”最近这一段时日,吕安越来越害怕和吕布见面了。他觉得,父亲正在变得日益冷酷,好似一个执政数十年的暮年帝王一般,从头到脚都冒着冷冰冰的寒气。以前吕布身上的热血明朗,似乎都被一股戾气取代了。
  严大郎和侯成的案子,司马懿和诸葛亮早就劝他放手了。“平章事,速速放手吧。其一,所关甚大,犯不着用嗣子之位做赌注。其二,严大郎和侯子玉都是千年的老狐狸,我们如何能玩得过他?其三,如此一来,并州诸将和富商大贾都成了我们的敌人,实在是划不来呀。”
  “父王,,儿臣之意,还是希望继续查下去。顶多一年,不!半年,定能查个水落石出!”可是,此时此刻,吕安的牛脾气突然犯了,他一咬牙一跺脚,朗声说道。“算了吧!”听闻此言,吕布不以为然地挥挥手,仿佛赶走一只聒噪的苍蝇一般。此时,他的脸上满是萧瑟。
  “吕安,你的心思我知道。无非是严大郎和侯子玉不买你的帐,你想借机狠狠收拾他们一下。现在好了吧,骑虎难下喽!严大郎和侯子玉是什么人?他们做下的事儿,岂是你一年半载能查得清楚的?查到最后,顶多不过是几副钱母子的事儿?随便找个人背黑锅好了!”
  “可是,你想过吗?我还能活多久,还能活上半年吗?到时候儿,我一咽气儿,并州诸将都站在侯子玉一边儿,富商大贾都站在严大郎一边儿,你吕安拿什么和西岐王吕征争江山?你蠢么?立刻停止调查,以‘事出有因,查无实据’结案。这样,彼此之间还能有个见面余地。一旦撕破了脸,倒霉的是你你吕安!你下去吧,好生想一想我的话。”吕布疲倦地挥挥手。“诺!儿臣告退!父王保重身体!”吕安脸色涨得和紫茄子一般,躬身一礼倒退着出去了。
  “来人!宣文和兄、灵骓将军入府!”望着吕安的背影消失在殿外,吕布慨然长叹道。
  看来,该措置自己的身后事了!吕布两眼望着窗外久久无语,仿佛耗尽了全身气力一般。
  大汉建安十四年,十二月初八,巳正时分,洛阳,温王府内,大殿之上。
  文臣武将们济济一堂,文东武西,将整个大殿挤得满满的。最近这一个月来,洛阳城中,温王动作频仍,大致看来有三点。其一,吕征的军队和并州诸将的铁杆部队逐渐被调往凉州,洛阳城的防卫逐渐归于灵骓将军之手。正因为兵部的调令语焉不详,军队调来调去,大家伙儿都说不清所以然。其二,成廉、魏越、魏续、宋宪等老将都被调回京师,以年轻将领取而代之。其三,大批的京师大学堂士子和国子监儒生被调往凉州,给他们的命令是异域任用。
  莫非,温王这是要再次西征了?所有人心中都打起了小鼓儿。温王即将崩逝,这怎么可能?莫非,是西岐王要返回封地了?想到这里,众人都抬头望向东西对坐的两位大人物儿。吕安眼观鼻、鼻观心,好似老僧入定一般。吕征面色凝重,右手不安地叩击着眼前的案几。
  “温王驾到!百官行礼如仪!”就在此时,殿中侍御史的那一条云遮月的嗓子大声吼起来了,声音高亢嘹亮。“臣等••••••恭迎温王!”刹那之间,文武百官们俱都躬身施礼了,如同微风扫过丰收的麦穗一般,累累垂垂,一浪接着一浪。行礼完毕,文武百官们抬起头来。
  只见温王斜倚在一张榻上,被八个身材魁梧的虎贲卫士抬上殿来。他的脸上满是细密的汗珠儿,似乎正在忍受着极度的痛苦。他的呼吸急促,好似风箱一般,呼哧呼哧的。灵骓将军吕灵骓站在他身后,用毛巾轻柔地擦着他脸上的汗水。中书令贾诩佩剑翼护在吕布身边儿。
  “诸君••••••”吕布缓缓开口了,他的声音干涩之极,好似垂老的黄牛一般。“我吕布不成喽!去日无多喽!”一听这话儿,大殿之上立刻就响起了阵阵抽泣之声,很多人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噼里啪啦往下掉。“哭什么?谁都不许哭?”吕布陡然拔高了音量儿,震得大伙心中一凛。温王的名头真不是盖的,转瞬之间,满殿的抽泣之声就戛然而止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