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庭小官下凡记 > 第十六章: 王之正初见朱由检

第十六章: 王之正初见朱由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几天后……
  王之正病体有所好转,就让周功,周成搀扶着自己,在自家花园里闲逛。正值春花烂漫时节,百花竟艳,姹紫嫣红。
  王之正手握着一本《诗经》坐在桥头看小溪潺潺中,金鱼在嬉戏游弋,在一旁相陪的阮夫人也在陪夫君观看鱼儿悠哉悠哉。夫妻俩琴瑟和谐,举案齐眉,相敬如宾。
  周功,周成在一旁拿着网兜不时捞出来两条金鱼,由王之正夫妻俩放生。
  正在这里游玩,下人过来禀报:“少爷,信王爷来看你了。”
  信王爷。王之正心里暗暗一惊,这个未来的天子我还没见过呢。于是站起来转身等待。阮夫人慌忙回避。
  这时候,只见一个大约十六七岁的少年,长身玉立,衣着不算华丽,却是贵气十足,风度翩翩,面如冠玉,英俊俏丽。可俊朗的眉宇之间,隐隐然有一团散步去的抑郁寡欢之气。嘴角微微上挑,透漏出性格的刻薄和倔强。
  这信王虽然是贵胄出身,但是命运不济,很小的时候,因为后宫争宠,生母就被赐死,由妃子抚养成人。后来父王继承皇位,在位仅仅一个月,又突然暴毙驾崩,然后其长兄天启皇帝成了皇帝。但是兄弟二人一向不合。鲜有往来,而九千岁魏忠贤把持朝纲,对皇族子弟无不疯狂迫害。信王也有几次差点死于魏忠贤的爪牙的陷害。
  再这样环境长得的少年,从内心深处就充满了一种对所有人都防备的特点,他恐惧,却要装作若无其事,他防范,却又装作亲近,他随时可能会被迫害致死,他从出生到现在,活的没有任何安全感,更没有任何生气!
  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在宫廷险恶之中,变得压抑,痛苦,恐惧,甚至有点心理畸形。
  他的脸上挂着一副不合乎他实际年龄的老成与压抑。
  王之正挣扎着病体要给信王爷行礼,信王拍了拍他的肩膀:“表哥,坐着吧。我听说你病体好转,所以过来瞧瞧你。”王之正打量了很久,信王狐疑的问:“表哥,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有什么不对的吗?”王之正尴尬的笑了笑:“没有。只是多日不见信王爷,心里还有些挂念。”
  信王叹了口气,说:“我以为王兄这次度不过这一关,着实担心,看到你恢复的还不错,我就放心了。”
  王之正看到信王朱由检心事重重,愁眉不展,就问道:“王爷,我看你仿佛有什么心事?”信王点点头:“不瞒你说,皇兄下了诏书,准备今年命我‘之藩”。
  所谓“之藩”,就是把未成年的皇子,分封到封地,待到成年,就让他从京城到封国,如果没有特旨,是不允许私自回京的,如果不受皇帝宠信,很有可能从此一辈子不允许再回京。
  王之正想了想,说:“到了封国,岂不是更好,天高皇帝远,免得整天提心吊胆,被魏忠贤陷害。”
  信王赶紧捂着他的嘴,左右看了看没有人,低声说:“这话不要乱说,在家里也不要提他,前段时间大长公主的儿子就是因为在家抱怨了一句那个人,第二天就被抓到东厂用尽酷刑而死!”
  王之正看见信王恐惧的脸,知道他在内心深处是多么缺乏安全感啊!
  王之正点了点头。
  信王压低声音说:“去了封国,更是死路一条,在京城我尚有些势力,自保当然还有点希望。到了封国,山高水远,他想害我,只需要派一名东厂杀手,一个人就可以要了我的命!所以封国我一定不能去,我不能之藩!”
  王之正听罢,点点头:“王爷言之有理。”
  信王接着说:“不之藩我实在找不到借口,你帮我筹划筹划,怎么躲过这一劫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