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将星传奇 > 第一九八章 热闹了

第一九八章 热闹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网,永久网址:.ttzww(网缩写ttzww)。据说天才3秒记住了域名。)萧四明绝对是那种闷声发大财的主儿,做好事不留名,铁了心不让人知道是自己干掉了川岛芳子。网(.ttzww)[请到]川岛芳子呢,是老牌间谍,做事也从不留痕迹,萧四明在他的住处搜查了一遍,竟然没有找到一心想要的绝密材料,只好把她的保险柜打开,把里面存放的钱和存折、印鉴全都拿走了。
  
  川岛芳子的存折暂时没法去银行取,但将来抗战胜利后,或者是我军攻进天津,就可以拿着存折以查封汉奸资产的名义到银行提取。
  
  至于川岛芳子保险柜里的零散资金,没有多少钱,也不过万把块钱左右,萧四明直接装进了自己的背囊,准备回去后交给后勤上。
  
  一想到川岛芳子,萧四明自己都觉得脸红,再想到那么美丽纯洁的潘淑华,萧四明的脸都红到脖子根了。好在他灵魂穿越前是特战精英,心理素质好,觉得脸红但脸上也看不出什么,不然的话,燕柔可能又要瞧出端倪,不依他了。
  
  萧四明觉得,要不是灵魂穿越到红小鬼萧四明身上,在盂县接敌后拉起了队伍,当个传奇特工最好了。到上海租界、天津租界活动,既能在日伪军心脏部位戳刀子,生活又能多姿多彩,那才叫传奇呢!现在再说这些都没意思了,只能再战场上和小鬼子见真章了。
  
  萧四明原来还想着在天津再干一票,找个汉奸,敲一笔资金。但处决了川岛芳子,等于爆掉一个毒瘤,比弄个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的收获大多了,日伪军的反应肯定也强烈的多。
  
  萧四明自觉着不能在天津再逗留了,等燕柔办完资金信托管理的事后,一刻都没有停留,拉着她直接回了惠中旅馆,简单吃口饭,填饱了肚子,然后骑着三轮摩托,到法租界一家石油公司给摩托车加满了油,还买了两个20公升的小汽油桶放到车上,骑着就走,出了天津城,扬长而去。
  
  萧四明走了,天津乃至北平的侵华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部、特务部,全都炸窝了!
  
  这是4月6日,山西战场的日军第一军调集重兵九路围攻晋东南根据地已经两天了。山东战场的台儿庄一线,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上将亲临台儿庄前线督战,参战部队个个奋勇、人人争先,向陷入合围中的日军第十师团濑谷支队扑去。战到晚上,骄横的濑谷支队终于支持不住了,烧毁文件,炸掉重武器和辎重,向峄县方向逃窜。
  
  全面抗战打响以来,除了八路军在山西战场的几次漂亮的伏击战外,正面战场上,这是日军第一次打败仗,而且败的很彻底,扔掉尸体、扔掉重伤员、炸毁重武器和辎重,残兵败将人人只恨爷娘少生两条腿,狼狈逃窜了。
  
  就在华北方面军司令部里因台儿庄作战失利而死气沉沉的时候,天津的日军又发来了丧报:川岛芳子小姐被支那特工人员刺杀!
  
  川岛芳子在日军眼里此时已经成了昨日黄花了,但川岛芳子认贼作父、卖身投靠,在日军侵华过程中干了许多日军想干而干不到的事情,对日军侵华有泼天大功,名气也太大。[请到]日军可以不用她,把她晾到一边去,但决不允许********干掉她!那是煽日军的耳光!
  
  日军的头头脑脑们心里都有数,川岛芳子的作用,不说可以抵住一个师团了,最起码能抵住半个师团。南面中**队基本消灭了濑谷支队,北面********又干掉了川岛芳子,一南一北两个战场,日军等于是全都挨了响亮的耳光,相当于损失了一个师团,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寺内寿一能不震怒么?
  
  华北方面军特务机关长喜多诚一当着寺内寿一大将的面,一连煽了自己十二个耳光,痛哭流涕地说:“司令官阁下:芳子小姐玉碎,是大日本陆军情报系统的最大损失!请命令驻天津部队立即实施戒严,严密搜查,就是在天津挖地三尺,也要把凶手缉拿归案,用凶手的人头祭奠芳子小姐的英灵!”
  
  老特务喜多诚一这是晕头了,说的是胡话!
  
  天津不同于北京,不同于其它没有租界的城市,那里不但有日租界,还有英国、法国、意大利三个国家的租界。傻傻都知道,那些抗日分子都躲在租界里活动。如果对天津实行戒严,会引起外交纠纷的!
  
  寺内寿一大将当即就恼了,抬手照着喜多诚一的脸噼里啪啦就是几个耳光,煽的喜多诚一的脸顿时红肿红肿!
  
  打完耳光,震怒不已的寺内寿一大将咆哮到:“在戒备森严的日租界,竟然发生了芳子小姐遇刺身亡这样的事件,大日本帝国的脸、天皇陛下的脸都被你们这群废物给丢完了!你的,亲自去天津,指挥侦破芳子小姐遇刺案,务必捉拿住凶手!”
  
  喜多诚一只能不住地哈伊!
  
  实际上,喜多诚一虽然为川岛芳子被刺杀伤心欲绝、如丧考批,但他并不愿意去天津亲自指挥侦破此案。道理很简单,天津有英、法、意、日四国租界,情况太复杂,凶手借着租界掩护,恐怕早已逃之夭夭了,哪里还能缉拿归案么!
  
  抓不住凶手就破不了案,就会显得喜多诚一无能!
  
  不想去也得去,在日军巨擘寺内寿一大将面前,喜多诚一狗屁都不是,他不敢也不可能抗命!
  
  一道道命令从北平传到了天津,一架飞机也从北平西苑机场起飞,载着华北特务机关长喜多诚一和他的助手飞向了天津。
  
  当天晚上,天津日伪军发疯了,开始在日租界、华界疯狂搜捕可疑人员。
  
  日本驻天津总领事亲自带着天津特务机关长去拜会英租界、法租界、意大利租界工部局,要求三国租界巡捕房配合日军行动,缉拿隐藏在租界内的反日分子。
  
  日本驻天津总领事的要求,遭到了英、法、意三国租界工部局的抵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