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将星传奇 > 第一六0章 人面桃花

第一六0章 人面桃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
  
      春夜,明月高悬,星河流转。
  
      过了平汉路,策马奔驰在广袤的华北平原上,轻柔的风儿犹如少女的手,轻抚着脸,萧四明顿时觉得心旷神怡。
  
      想想吧,要是搁在灵魂穿越前的21世纪,萧四明就算一身本事,在部队里干下去,最后职务上去了、军衔上去了,但泱泱大国、和平年代,他也很难施展自己的抱负,最多也就是当一个没有战功、纸上谈兵的将军。最大的可能是,干不了几年,他自己就觉得军旅生活过于乏味,主动申请转业退役了。
  
      现在就不同了,灵魂穿越到抗战时期,与小鬼子斗智斗勇,一身所学有了用武之地,什么日军、伪军、汉奸、特务,可以统统踩在脚下,这才是热血时代热血男儿呢!
  
      想到激动处,骑在照夜玉狮子马上的萧四明,顿时豪情大发,忍不住就在马上吟哦开了岳飞的《满江红》: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这首词,凡是有点文化、又一心救国救民的军人,差不多都会背,用以激励自己!
  
      **营在盂县整军时,岳飞的《满江红》就是文化课学习时的必设课程,萧四明还亲自给干部们讲授过。
  
      这不,骑在马上的萧四明随口吟哦壮怀激烈的《满江红》,很快,骑兵连长刘兆明、指导员马鸣、副连长武鹏都跟着吟哦起来,到后来班徘长们都跟了上来,声音逐渐加大,最后竟然形成了雄浑的朗诵声,伴着马蹄声声,在静夜里回荡!
  
      精忠报国的军队,天下无敌!
  
      不要说部队此时华北平原上日伪军据点稀稀落落的,就是日伪军据点多,鬼子汉奸听到了115师东进先遣大队骑兵连雄浑的朗读声,恐怕也会被这支军队“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壮烈情怀吓破狗胆,龟缩在据点里一动不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支军队肃然而行,哪里敢撄其锋芒么!
  
      正纵马驰骋呢,就听见一声清脆的“萧大哥”的喊声。
  
      萧四明勒住战马,打眼一看,夜色中,杏儿和燕柔站在路边,燕柔手里还柱着一根木棍子,旁边还站着两个警卫连的战士。
  
      萧四明跳下马来,走到跟前问到:“怎么回事儿?”
  
      一个战士报告说:“报告大队长,过铁路时,燕**脚崴了,跟不上队伍了,陈连长命令我们两个殿后保护她!”
  
      月色下,燕柔原本如描似画的俏脸上满脸痛苦,眉毛都快拧到一起了。
  
      萧四明让燕柔坐到地上,蹲下身子,伸手照着燕柔的脚脖上捏了几下,边捏边问疼不疼。
  
      脚崴了,本来都疼的满脸乌青了,让萧四明这不知轻重的一捏,燕柔登时就疼的直叫唤,眼窝里登时就雾蒙蒙的,片刻之间,泪珠儿就开始扑扑嗒嗒往下滴落了。
  
      曾经的燕家当家大**,太原城里倾国倾城的最美的姑娘,这会儿一见萧四明,顿时就有了孤独无助的悲戚感,眼泪也就不可遏制地流淌开了。
  
      萧四明灵魂穿越前,精研易筋经绝世武学,对跌打损伤自然是独有心得的,这一**,就明白燕柔真的是脚崴了,没人帮她的话,就跟不上队伍了。这一跟不上队伍,以她这样的绝色娇柔,后果可想而知。
  
      萧四明当时就命令骑兵连下马休息,自己脱掉燕柔的鞋,拿着燕柔的**,**开了。
  
      过了一会儿,觉得脚上有了酥热感,疼痛感减轻了,燕柔的眼泪也就止住了,知道害羞了,脸红了,脖子红了,耳朵根也红了,把脚从萧四明手里抽了回去,低声到:“好多了,没事儿了,谢谢你!”
  
      萧四明让燕柔穿上鞋站起来走走,看看能走不能。
  
      穿好鞋,拄着棍子站起来后,燕柔走了几步,还有点疼,但疼痛感确实减轻了,可以对付着走了,只不过这一时半会儿肯定跟不上队伍的。
  
      见状,萧四明也不罗嗦,伸手抱起燕柔,放到了自己的战马上。
  
      这么多战士们都在看着呢,萧四明说抱就抱,一点预兆都没有,把燕柔羞的啊,“嘤咛”一声,头就拱到萧四明怀里,任由他把自己撂到了战马上。
  
      这是战争年代,不把燕柔带走,很可能部队走后,掉队的她,就会落入日伪军手中,死的会很惨很惨!
  
      萧四明交待两个警卫连的战士也上马,和骑兵连的两个战士同乘一骑,转身又抱起了下丫头杏儿,也撂到了自己的马上。
  
      照夜玉狮子马比骑兵连的东洋马大、速度快、耐力强,那还真的是日行千里,加上燕柔和杏儿两个姑娘,一点问题都没有!
  
      等萧四明翻身上马后,燕柔在前,萧四明一手挽缰,一手拦着燕柔的柳腰,杏儿坐在萧四明身后,贴在萧四明背上,一骑三人,策马而行。
  
      洁白的月光洒在大地上,满天的星辉从苍穹流泻下来,直往人百会**中灌入,往人的心窝窝里灌入。
  
      大地一片安宁!
  
      萧四明跑着跑着,就明白自己犯了一个错误,青年男女共乘一骑,前面是软香温玉,背后是温玉软香,这纯粹是自己给自己遭罪受!
  
      萧四明觉得浑身不自在,燕柔又何尝不是如此?
  
      跑着跑着,燕柔就觉得又回到了当初萧四明救她的太原道上,只觉得自己双手环抱着萧四明,****在萧四明的脊背上轻轻地、轻轻地碰撞、摩擦,登时就脸红心热,柔荑就不由自主地握住了萧四明环抱着她的柳腰的手,越握越紧,似乎是害怕从马上摔下来。
  
      倒是十五、六岁的杏儿,天真烂漫,无忧无虑的,紧紧地抱着萧四明的腰,嘴里还叽叽喳喳地问个不停:
  
      “萧大哥,你这匹大白马叫什么名字?”
  
      “萧大哥,你能送我们去天津么?”
  
      “萧大哥,别人都喊你大队长。大队长到底是多大的官啊?是旅长还是团长?”
  
      “萧大哥,梅姐姐去哪里了?是不是你惹她生气了,她不要你了,偷偷地跑了?”
  
      “萧大哥,你教我和**学骑马、学打枪好不好?我们也想当女八路,你收我们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